久事赛事 > 从1到1000,F1见证激情与坚守 > 正文
从1到1000,F1见证激情与坚守
2019-04-16

无所畏惧的冒险家精神,对于速度极限的不懈探寻,一级方程式运动记录着人类汽车工业的变迁,也见证着一代代赛车手们的激情与坚守,一幕幕伤痛与辉煌。种种情感交织之下,F1就这样走过了1000站。

1950年英国——“启程”

上世纪前半叶,一系列欧洲赛车赛事的举办,为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的诞生奠定基础。1950年,在英国著名的银石赛道,F1迎来了史上第一场分站赛。阿尔法罗密欧车队的意大利车手法里纳在英国王室的注视下夺得冠军,他击败的对手中就有此后五度加冕年度最佳车手的初代“车王”方吉奥。

那一年,F1共设七场分站赛,除了第三站位于美国的印第安纳波利斯,其余赛事均设在欧洲。

1976年意大利——“回归”

F1初期的发展不可避免地伴随着一系列充斥着泪水与鲜血的惨烈历史:1961年的意大利蒙扎赛道,沃尔夫特利普斯的法拉利赛车在碰撞后飞向看台,断送了德国车手与场边十余名车迷的生命;1974年,奥地利车手赫尔姆斯科因尼格的赛车冲向场边护栏,他被拦腰斩断的躯体成了F1史上挥散不去的梦魇;1982年比利时大奖赛练习赛,老维纶纽夫的座驾在8岁儿子的注视下撞向维修站护栏,一代法拉利传奇的人生就此终结……

但勇者却从不因此退缩。1976年德国大奖赛,仿佛望不见尽头的纽博格林赛道,尼基劳达的法拉利赛车由于后悬挂故障撞向防护墙,燃起熊熊烈火,奥地利车手被困残骸之中。严重的烧伤在劳达的脸上留下了无法抹去的疤痕,吸入的有毒气体一度破坏了他的血液系统,身旁的牧师甚至已在为劳达做临终祈祷。然而仅仅六周之后,只接受了简单外科手术的劳达出人意料地现身意大利大奖赛,以第四名的成绩宣告了传奇归来。这一故事在2013年被《美丽心灵》的导演朗霍华德搬上大荧幕,取名为《Rush(中译:极速风流)》。

1994年圣马力诺——“神殇”

老维纶纽夫过世12年后,F1运动遭遇了史上最黑暗的周末。1994年的圣马力诺赛道,乔丹车队的巴里切罗在练习赛中以逾200公里的时速撞向护栏,引发脑震荡退赛,而这只是开始。翌日的排位赛,奥地利车手拉岑伯格的赛车前定风翼脱落,撞向水泥护墙后不治身亡,出事的那个弯道叫做“维纶纽夫弯”。第三天的正赛,“车神”塞纳的威廉姆斯赛车因机械故障失控冲向防护墙,巴西传奇车手的头盔被断裂的赛车右前悬挂穿透,抢救无效后离世。

从加固防护墙到拓宽缓冲区,这起噩耗引发了国际汽联此后的一系列安全系统改革,赛车造型也逐渐发展为如今人们所熟知的模样,F1运动度过了相对安全的20年。直至2014年日本大奖赛,法国车手比安奇驾驶的玛鲁西亚赛车撞上场边吊车。经历了九个月昏迷后,比安奇英年早逝。随着安全性能的提升,赛车运动的危险会进一步下降,却永远不会消失。但正如当年目睹父亲身亡的小维纶纽夫仍毅然站上赛车场一样,追逐极致速度的本能会一如既往地驱使着人类继续这份事业。

2000年美国——“传承”

塞纳悲剧性地冲出赛道的那一刻,紧随其后的正是视其为偶像的迈克尔舒马赫。德国人曾在效力贝纳通车队期间两度成为年度车手总冠军,但1996年转投法拉利后的最初四年,他连续与个人冠军失之交臂。

2000年成为了“舒马赫时代”的转折点。这一年的意大利大奖赛,舒马赫捧起了职业生涯的第41座分站赛冠军奖杯,追平了塞纳所保持的纪录。赛后,驾驶风格霸道冷酷的德国人泪洒新闻发布厅。紧接着的美国大奖赛,舒马赫再度夺冠,正式超越前辈。这一年是舒马赫车手五连冠传奇的开始,也被许多车迷视作“车神”与“车王”间权杖的交接。

2004年中国——“扩军”

从最初仅设七站分站赛,到如今每年分站赛稳定在20站以上,F1的影响力早已遍及世界。截至目前,已有逾40场分站赛曾亮相F1舞台,其中既有意大利大奖赛这样从未缺席过的传统赛事,也有分站赛如摩洛哥大奖赛那样只办了1958年一届就随即告别。

2004赛季,中国与巴林首度被纳入F1版图,这是F1在进入新世纪后的首度扩军。该年9月,首届中国大奖赛在“上赛道”举行,一级方程式运动与庞大的东方市场,自此开始了甜蜜的合作。

2006年中国——“巅峰”

2004赛季的五连冠后,舒马赫成就了史无前例的车手“七冠王”。2006年在从未征服过的“上赛道”,已宣布将于赛季结束后退役的“车王”雨战夺冠,在车手积分榜上暂时超越阿隆索,升至第一。

这是舒马赫职业生涯的第91个分站赛冠军,也是最后一个。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一数字似乎都不太有被打破的可能。尽管最终未能以年度车手总冠军的身份告别赛场,却丝毫无碍“车王”成为大多数车迷心目中的史上最佳。

2013年巴西——“绝唱”

F1赛车的变迁如同汽车工业史发展的缩影。从最初4.5升自然吸气发动机与1.5升涡轮增压发动机并存的年代,到如今广泛使用混合动力涡轮增压引擎,赛车的动力单元经历了一系列变革。上世纪60年代初,在涡轮增压引擎被禁止使用的情况下,本田车队在1964年率先将一台排量为1.5升的V12自然吸气引擎塞入了赛车,第一次将浑厚的引擎声浪注入F1的灵魂。

此后,国际汽联对赛车的动力单元进行了多轮改革,发动机也经历了从V10、V12共存到V8唱主角的变化。直至2014赛季开始前,为了顺应环保生态的理念,F1推出了1.6升V6混合动力机械增压引擎。这意味着,此前一个赛季的收官战巴西大奖赛已成为V8引擎的绝唱。时至如今,仍有不少老派车迷还在怀念8缸,甚至10缸、12缸引擎的迷人声浪,但在更环保也更高效的混合动力引擎面前,情怀注定会随着时代的发展远去。

2019年中国——“1000”

在与一级方程式运动牵手的第16年,2019年中国大奖赛成为F1历史上第1000站分站赛。在这片福地,奔驰车手汉密尔顿第六次夺冠,成就“千站之王”。职业生涯已五度加冕年度车手总冠军的英国人,还在为追赶“车王”舒马赫而不懈努力,而F1运动的辉煌历史也在一位又一位传奇车手的手中不断延续。

(来源:文汇报)